人物专访 | 顾莹:用摄影尊重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灵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采访手记】

  顾莹,前中国滑翔伞国家队队员,四次获得全国滑翔伞女子冠军,第一位创造中国女子滑翔伞点对点直线越野百公里纪录者;现为青海可可西里申遗特邀摄影师;EPNF首席野生动物摄影师。

  从运动员到摄影师,她娇小的身体上一直展示着惊人的能量。采访前,顾莹特别提出要坐在面向行人较少的一侧沙发,表示自己容易走神。迟钝如我,采访后才恍然大悟,正是多年的野外摄影需要密切注意拍摄对象的经历,让顾莹对远处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格外敏感。


可可西里无人区腹地帐蓬内等候藏羚羊自拍 摄影/顾莹

  “我是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

  在“飞凡之旅国际自然影像节”《自然的声音》公益分享会上,顾莹如此开场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给自己定位为“野生动物摄影师”,并非因为顾莹拍摄了大量珍稀的野生动物影像照片,而是由于她已经认识并肩负起了属于野生动物摄影师的责任——将野生动物的生存状态如实地展现给世人。


顾莹与帝企鹅在一起

  2016年,顾莹的《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作品呈现在世人面前,并一举获得2016平遥国际摄影大展评审委员会大奖。顾莹用镜头记录了北极熊、南极帝企鹅、青藏高原藏羚羊,这三种分别生活在地球三极物种的生存现状。影像既呈现了它们作为三极精灵的自然美,也展现了它们在极地残酷的生存环境。

  ↓↓↓这个视频令许多观众热泪盈眶,强烈推荐大家观看!!


北极熊 摄影/顾莹


藏羚羊 摄影/顾莹

  比起得奖,让顾莹觉得更有意义的是,这是平遥摄影展首次将大奖颁发给自然类的摄影作品,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关注开始聚焦在野生动物保护的问题上。

  从“糖水片”到“纪实片” 动物很美但生存更艰难

  因滑翔伞事故停飞的顾莹,第一次使用相机定格了鸟儿飞翔的瞬间,她的翱翔之心再一次释放。顾莹开始痴迷鸟类摄影,成为了另一种意义上的“鸟人”(滑翔伞运动员喜欢称自己为“鸟人”)。

  最初,和很多摄影爱好者一样,顾莹也拍摄“糖水片”(指仅仅展现动物外表美的摄影作品),在一些成熟的拍摄地点拍拍鸟类唯美的样子。想要记录更加珍稀的鸟类,顾莹开始玩命地拍摄:为了拍摄高原特有鸟种“红胸角雉”等珍禽,她驾驶越野车独闯西藏两月有余,并在高原深山中独自守候了几个星期;为了拍摄珍奇的“天堂鸟”,她不顾巴布亚新几内亚混乱的治安环境,毅然前往南太平洋西部的原始森林。拍摄前顾莹都要做很多有关拍摄对象的功课,对象的生活习性必须了如指掌,顾莹投入越来越多的时间呆在野外,在隐蔽的帐篷里悄无声息地观察着拍摄对象。


红胸角雉 摄影/顾莹


天堂鸟——萨克森风鸟 摄影/顾莹


天堂鸟——新几内亚极乐鸟 摄影/顾莹

  顾莹长期和动物呆在一起,把自己融入它们的生活,这样“较真”拍摄的过程中,她的摄影作品很快从“糖水片”蜕变成“纪实片”。顾莹不仅拍摄到了向往的照片,更认识到一个全面的野生动物生存现状——“动物的生存是很残酷的,它们要面对恶劣的气候环境、自然界的弱肉强食,除此之外,人类社会的活动、发展也在不断挤压它们的生存空间。唯美的糖水片让你觉得动物很美生活得很好,其实它们的生存很艰难,而我要做的就是如实反映它们的生存现状,让世人知道它们太需要我们的帮助了!”

  物种间的血腥捕杀很残酷 但人为伤害更令人痛心

  顾莹在外拍摄野生动物,难免遇上这样的画面:倒在南极风暴中的帝企鹅幼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生命的尽头挣扎直至死去;狼群围捕藏羚羊,藏羚羊被撕裂肢解分食,血泊满地……这些都发生在顾莹面前,被她记录。在我们眼中是残酷的生存画面,但在顾莹眼里则是正常的自然法则,无数次摄影经历让她认识到这就是生存,“不能说哪一个物种好,哪一个物种不好,不是狼吃藏羚羊就是坏蛋,狼也有它们的幼崽要养育,食物链就是这样,自然法则就是这样”。


暴风雪中的帝企鹅 摄影/顾莹


帝企鹅幼雏在临死前举起翅膀做最后的挣扎,这个影像拍完两分钟后幼雏死了。 摄影/顾莹


每一场风暴过后雪原上都会留下很多幼雏的尸体,帝企鹅的幼仔仅有20-30%的存活率,与我们常见的美丽的帝企鹅影像比较,这才是帝企鹅真实的生存境况。 摄影/顾莹

  相比之下,摄影过程中让顾莹更为痛心的,是人类活动对野生动物造成的干扰、伤害。一张临近死亡的藏羚羊头部特写照片,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拍摄的。当时顾莹前往可可西里的卓乃湖拍摄藏羚羊产仔,她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付出很多努力,长时间小心翼翼地在帐篷里守候,才可能拍摄到比较近距离比较满意的照片。而那只在救助站,由于迁徙过马路时被汽车撞伤后肢,不能自主进食的藏羚羊,因为人类活动的伤害,就要走向死亡。


一只狼叼着雄性藏羚羊头 摄影/顾莹


藏羚羊奄奄一息的眼神中,有顾莹的影子 摄影/顾莹

  在这样的前提下,顾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拍摄藏羚羊,这是之前在自然状态下完全不可能做到的。然而顾莹没有高兴:“我在它(藏羚羊)旁边,看到它的眼睛里有我整个人的影子,我特别难过感慨,于是我把它头部的特写拍了下来。现在能够如此近距离的拍摄它,只是因为它受伤不能动,我觉得特别心痛,它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是我们伤害了它。”

  自小憧憬蓝天 眼前等待她的是可可西里

  很多人都问顾莹,拍摄环境那么艰苦,为什么还要做野生动物摄影师?顾莹的回答出乎意料,“野生动物生活的地域往往远离人烟,拍摄条件一定是很艰苦的,这是野生动物摄影师必须要有的认识。拍摄野生动物对我来说是种乐趣,我不觉得它艰苦,也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


滑翔伞飞行中的顾莹 摄影/顾莹

  出生在空军家庭,随着父母工作调动,年幼的顾莹从北京来到江苏的大山里,尽管居住条件很差,她还是爱上了山里的生活。对自然的热爱以及对蓝天的向往,是顾莹成长中重要的情愫,因为这种向往,顾莹在工作之余毅然开始了滑翔伞运动;也因为这种憧憬,顾莹拍摄了世界上一千多种鸟类。

  曾经,顾莹对拍摄鸟儿是痴迷的,寄托着她对滑翔伞运动的喜爱以及对飞的执着。顾莹因拍鸟与摄影结缘,在全世界走了一圈,游历了很多国家,拍摄了很多物种之后,她对野生动物更为博爱,“现在,我不会特别喜欢哪种动物,所有的都值得我去拍摄,并且是义无反顾地去拍摄它们。”


雄性藏羚羊打斗 摄影/顾莹

  从去年开始,顾莹扎根中国,开始拍摄可可西里、三江源的物种,“中国的物种非常丰富,特别是青藏高原,那里还隐藏着太多没被大众熟悉的物种。我是中国人,也是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去做这个。”


每年藏羚羊迁徙经过青藏公路,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都要每天拦截过往车辆,为了让它们顺利通过。 摄影/顾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为获取藏羚羊绒,藏羚遭到盗猎者大规模猎杀。百万只的种群数量骤减到仅剩下七万多只。藏羚被杀后剥完皮弃于此地,二十年过去了累累白骨一直在诉说。 摄影/顾莹

  顾莹认定什么,就会坚持不懈,她去过很多次可可西里,和那边的环境契合度挺高。从大山开始,顾莹孕育着飞行的梦想,从滑翔伞到鸟儿,从鸟儿到摄影,走了这么一个大圈,顾莹还是回归到了自然的怀抱,她憧憬着可可西里,憧憬着三江源,她将扎根高原,再一次孕育保护极地生灵的梦想。

  【对话顾莹:动物不是为了取悦人类而存在】

  一个小时的谈话,我们谈论着摄影、谈论着动物,顾莹看来,保护野生动物最为关键的一点,在于人们对动物的认识:人们需要认识到每一个物种都有存在的意义,它们不是为了取悦人类而活。当我们真正意识到生命皆平等的时候,这场动物保护的行动才真正拉开序幕。


  Q:您怎么理解野生动物摄影师的含义?

  A:大众去野外接触野生动物的机会很少,野生动物摄影师的工作就是把这些生活在野外的动物的生存状态,如实地展现给大众。我们的片子要告诉世人野生动物是如何生存的:它们如何繁衍,在自然界会遇到什么天敌,栖息的环境是否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达到何种程度……这些都是野生动物摄影师需要去关注、记录、思考的东西。就像纪实摄影师需要怀着人文精神,同样的,野生动物摄影师也需要内心的一份关怀精神。地球上的所有生物物种包括人类,相互之间是一种共生关系。当今人类的全球化提倡生物多样性,正是基于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是休戚与共的关系,关注动物的生存现状也就是关注我们人类自己。可是当今人类对地球的过度开发,野生生物栖息地被侵占得越来越多,还有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等原因,为此导致野生生物的生存岌岌可危。作为一名野生动物摄影师不仅仅是摄影的问题,必须在内心建构起动物保护与环境保护意识还有相应的责任心。


雪鴞 摄影/顾莹

  Q:您所说的“糖水片”“美”的照片具体是指什么?

  A:卡罗式摄影法的发明人塔尔博特在摄影术刚刚被发明的年代就指出,摄影之所以重要,在于它为事实提供视觉证据。新闻与纪实类摄影忌讳只提供片面的视觉信息,因为它不足以成为有效的证据。同样,只拍摄动物“美”的瞬间,就像只拍摄人的时装表演一样,其影像的目的不在于人本身,而是时装的效果;同样那些只关注动物瞬间美感的拍摄行为,那样的影像是在乎图式的好看,只在乎画面的审美效果,那样的照片于动物摄影并非十分重要。因为只给观众提供动物“美”的瞬间,往往会引发人们对动物生存的误读。

  当人们看了那些在蓝天中展翅、在草原上奔跑、沐浴在朝霞或夕阳的动物们“光鲜靓丽”影像,就真以为现在的野生动物生活在天堂一样,而野生动物的生存状况恰恰相反。更何况,有些摄影师为了拍摄动物的“美”去做伤害动物的事,比如,就有人棚拍鸟类——把野生鸟类抓到大棚里进行拍摄,无疑,这样的野生动物摄影与保护动物行为本末倒置。我们可以欣赏动物、研究动物,但野生动物的存在不是为了取悦大众。

  我非常反对人类一厢情愿地用自己的社会文化方法去理解、演绎动物的生存行为,生灵都是平等的,很多动物都是早于人类存在之前就出现的,历史上的人类很长时期都是依靠动物才进化到今天的程度,没有对动物保护意识、缺乏对动物的尊重,甚至对动物进行杀戮,实则就是背叛行为。


棕熊 摄影/顾莹

  Q:成为野生动物摄影师之后,有没有遇到困难让您想要放弃的时候?

  A: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就是我的性格:喜欢就一定会坚持下去。我也从来不觉得去野外拍摄难受,像几天几夜不休息,吃没有味道的食物,长时间在帐篷里无声无息一直等待着拍摄目标出现……我觉得这些都特别正常。我把自己拍摄野生动物的行为形容为“偷窥”,为了不打扰它们的“偷窥”,一切忍耐与寂寞在我看来都是值得的。总之,就是喜欢、并且很享受。所以,我不会放弃。

  Q:对于无法像您一样去到野外拍摄的动物摄影爱好者,有什么建议?

  A:我想说,能去哪里拍摄和能拍摄到什么,并不是有所成就的重要因素。重要的是拍摄的意识与观念。中国的摄影人几千万,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娱乐、休闲。只要不侵犯他人意愿、不违背社会规范,拍摄任何事物,包括“糖水片”都是个人的权利。但是,当你立志成为一名专业摄影师时,要看自身的条件,以及自己对实现目标的努力。

  有的摄影师成就于城市、有的成就于乡村、有的成就于纪实、有的成就于时尚等等,可以发挥的方向很多。但首先必须是喜欢,然后是运用正确的方法,和必要的努力。一个人干什么,必须具有应有的素质,干好或做出成就,一定需要你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功夫与努力。

  至于说到无法去更远的地方拍摄野生动物,这让我想起近年一直在中国展览的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举办的“野生生物摄影展”,看看那些作品,很多并非远足到人迹罕至的野外、就是在城市或乡村拍摄到的,很多影像的内容都是被我们忽略的,但它们在富于智识的摄影师眼里,都是阐述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必不可少的视觉文献。优秀摄影师需要不断以知识来充实自己,这样在哪里拍摄就不是问题了。

  【文/树篱】

  【图片提供/顾莹】

  【鸣谢:君道自然保护基金会】

  【网易艺术原创,转载请联系,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6 参与 560
© 1997-2018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网易艺术

艺术还原于生活

头像

网易艺术

艺术还原于生活

195

篇文章

1887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
茶口 大滩海 牛战 焉耆 新河北大街红俱前里 连升街 宜兴街 虢王镇 上达摩村 长林西路 嵩阳镇 茶陵湘东钨矿
辽宁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 小觉镇 杜集区 内尔逊 易家渡镇 光德 三号井 槠树山村 会发镇 四基公园 白田乡 景明花园
窝依加依劳牧场 大岙 溜石港村 西园区办事处 东韩寨村委会 纳林镇 阳城县 甲里桥 托溪乡 大汶口 龙廷侯村 巷口水库 东明
http://www.liuyangedu.com http://www.ajmd.cc http://www.17metres.com http://www.1toughsob.com http://www.thevictorystudios.net http://www.yovy.com.cn http://www.1stchoiceohareairportparking.com http://www.11fast.com http://www.1rockwills.com http://www.1488mulchyard.com http://www.tongyuelife.com http://www.taobao56789.com